辽宁棋王卜凤波:拒绝让棋,炒股发家

象棋特级大师卜凤波,1964年4月22日出生,辽宁本溪人。

卜凤波的父亲是一名火车司机,母亲在环保部门工作。在家门口,路灯下的几个象棋摊上,时常有一个瘦小的孩子从人缝中钻进来看棋。卜凤波六岁便对象棋着迷了。“根本没有什么家学渊源,街上棋摊的老头是我的第一任象棋教练。”在父母“下棋能下出什么道道,还不如文化课重要”的絮叨中,卜凤波进了本溪市业余体校象棋班。11岁时,卜凤波在全省少年比赛中一战成名,荣获冠军,直到被选进省象棋集训队,在当时他是最小的省专业队队员。

“我们象棋队和当时如日中天的辽宁足球队住在一个楼里,他们住二楼,我们住三楼,”就这样,当时象棋队里最小的棋手卜凤波认识了一批足球朋友,“王长太、于景连、杨玉敏,后来的马林、傅玉斌、黄崇都和我很熟。”

“卜凤波,走,领你下棋去,先把运动服脱下来,换上便装。”一天,卜凤波跟着足球队里的杨玉敏,走出省体委大院,直奔南湖附近的棋摊,“刚开始,我没下,只是给老头支招,后来老头不服,说你来下,下就下,就一会儿,在周围人一阵‘连小孩都下不过’的哄笑中,那个老头红着脸走了。“当时有棋下,还能赢棋,就挺高兴,到后来才发现这是有点踢场子的意思,因为当年被我打败了的一个沈阳高手,现在和我见面也不说话,装着没看见我。”

与棋王对弈

“我拿的第一个全国冠军是1984年全国象棋团体冠军,那次冠军拿得太难了。”卜凤波说,当时决赛的对手是河北队,最后出场的是卜凤波对刘建中,双方谁赢谁就为本队拿冠军。从早晨八点钟开始,一直下到晚上六点,抛开中午饭的半个小时,双方在棋盘上杀了九个半小时。“刘建中是个烟枪,早都抽完了自己带的两包烟,又向别人借了两包烟。到后来,棋盘上,我是一帅一马,他只有一老将了。”

240多个回合过后,棋下完了,无论是卜凤波,还是刘殿中两人都站不起来了,是被人抬出对局室的。

“王一生的身子软下来,靠在我们手上,喉咙嘶嘶地响着,慢慢把嘴张开,又合上,再张开,‘啊啊’着。很久,才呜呜地说:‘和了吧。’”这是著名作家阿城在小说《棋王》中的一段精彩描写,卜凤波对这段文字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他太熟悉那个棋王的原型了。

“您和阿城笔下的棋王原型下过棋吗?”记者问。“下过,他叫何连生,一直是云南象棋队的教练兼队员,我们在全国比赛中下过很多盘棋,我基本都赢他。”卜凤波说。

拒绝让棋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这是卜凤波对自己个人棋赛成绩的最好概括,但是他还享有一个亚洲冠军的称号,1987年在澳门举行的亚洲锦标赛上,他战胜了队友吕钦获得冠军。但是没想到这一个冠军却在中国象棋界引出一场“让棋”风波,卜凤波被指责为那个不让棋的人。

“我和吕钦比赛,谁胜谁拿冠军。”卜凤波说,“当时中国代表团的团长是广东人,和吕钦来自一个省,有点地方观念,他让我把这盘棋让给吕钦,我没答应,凭什么让我让,再说吕钦以前也拿到过一次亚洲冠军了,结果我赢了吕钦。”

后来,中国象棋界的泰斗级人物、外号“胡司令”的中国象棋特级大师胡荣华站出来力挺卜凤波:“让什么让,我去了,我也要拿冠军。”老帅说话,别人也就不再做声了。 那场“让棋”风波并没有影响卜凤波与广东少帅吕钦的友谊,“我们俩交手,我胜少负多,他的棋还是要比我高一点。”卜凤波说。

股票高手

1998年,卜凤波在全国个人赛中,连战连胜,夺冠呼声很高,没想到,在倒数第二轮中,他输了棋,眼看着冠军旁落,这是卜凤波离全国个人冠军最近的一次。当时只有拿了全国个人冠军,才能评为代表中国象棋最高称号的特级大师,直到中国象棋协会放宽规定后,拿到四次全国第三名的卜凤波才获得特级大师的称号。

“卜特大,不想再向冠军冲一冲吗?”记者问。

“挺难了,辽宁早没专业象棋队了,没有那个氛围,练棋时间也少了,再说现在年轻人上来的太快了。前几天,广东的特级大师许银川就被一个17岁的、没有任何称号的小伙子给将死了。”一向在棋盘上杀气颇重,被“胡司令”称为“辽宁第一高手”的特级大师卜凤波现在对眼前的楚河汉界也多了一分平静和淡然。

2003年到2005年,卜凤波靠自创的一套“五九炮”象棋阵势,在中国象棋界“兴风作浪”,杀败不少棋界高手,就连胡荣华也是一筹莫展。后来,“胡司令”和手下弟子研究一个多月后,竟一举破了卜式“五九炮”。

卜凤波也是股海高手,“我一年在象棋比赛挣的钱也就是十来万,在象棋棋手中我算是多的了,但是这也没有我炒股挣的多。我炒股8年了,也算是高手了。”

1991年,卜凤波一家三口从沈阳迁至大连,代表大连队出赛。现在已经成为大连益春堂象棋队主教练的卜凤波说自己至今没有培养出一个真正的象棋人才。“我就一个女儿,正在上初中,她会下点棋,但不爱学。我培养最好的一个棋手曾获得全国少年比赛第三名,可是家长硬是不让下了,下棋也没出路呀,所以留不住人。”

<<上一篇
下一篇>>